【聯合報╱齒令(南投名間)】 2008.04.23





假日一大早,在研習營裡巧遇八年多不見的堤姊。



「你變年輕了。」我不禁脫口而出,「怎麼不化妝了啊?」沒等堤姊回話,我盯著她的臉,提出疑問。



堤姊露出一貫的優雅態度說:「以前的我,每天化著濃妝,是為了掩蓋內心的苦;現在的我,一切都看開了,不需靠著化妝品過日子。」她欲言又止的說:「你應該耳聞我離婚的始末吧?」我點點頭。



堤姊的話勾起我的回憶,當時我剛調到新學校,感覺她和鄉下的女老師不太一樣,她總是打扮光鮮亮麗,不過雙眸卻常常帶著淡淡哀愁,此後便陸陸續續聽說她婚姻不幸的事情。



她的先生在我們學校附近的公家單位上班,和未婚女同事譜出婚外情,想隱瞞著她,享受齊人之福。不久後,堤姊從友人處知道這件事,抓狂似的跑去先生工作處大吵大鬧,兩人關係急速惡化。疼愛她的婆婆過世後,她被迫簽下離婚協議書。之後,她搬回娘家,也調離本校,從此不再踏入這個鄉鎮。



「我已經走出那段不幸的婚姻了。」堤姊說:「我現在是個快樂的單身媽媽。」



「你考慮再婚嗎?」我問。



「不考慮!光有結婚證書並不代表兩人可以長長久久。」她斬釘截鐵的回答。



我和她又聊了五分鐘,一位白髮蒼蒼的男士走了過來,手上拎著一袋早餐,遞給了她。「不結婚不代表不交男朋友哦!」堤姊說。此時,研習鈴聲響起,他倆手挽著手走進會場。



我有了確切的答案,原來堤姊擺脫化妝品,是因為找到感情的第二春。



創作者介紹

要你擁有會長大的幸福

zi200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